好文共赏2019年第15期

    发布日期:2019-04-19 信息来源:市委办公室 字体:[ ]

    那个石榴烂了

    刘正宇

    昨晚仍是近来异常寒冷深夜的延续,我托友人从那个专产优质石榴的四川会理带回来的那个“硕果仅存”的御供石榴,还是被一个串寝的同学不经意间用锐器戳坏了。它终于坏了、烂了、空了,看着同学戳的那个小孔,我却在寝室的白炽灯下笑了,笑得比春寒夜的灯光还温暖,视线也在笑意中渐渐模糊。

    从它历经辗转到我手中的那天开始,无论是在心里还是在桌面上,我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它,还特意把它放在那个黑暗的角落,一心想让它避免受到外界的侵蚀,看着它慢慢地起皱、枯萎、腐烂。时不时有来串门的同学看到后议论,他们问我为什么固执到放着好端端的水果不吃,偏偏让它腐烂,就不心疼,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抬起头向他们微微笑一下,这样他们要的答案也就不了了之了。我想即使我说了也没用,他们怎么能知道,他们怎么会知道,那种感觉就像在餐厅就餐时,永远在对面餐桌上竖着“此座预定”牌子的人不被别人理解一样,我也姑且让自己傻一回,笨一回。

   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只不过每个人爱的对象和目标不同而已,他们要问我爱那个烂石榴什么,我其实想告诉他们,我爱着石榴洁白无暇的心灵、毫不修饰自然维持的外形、默默忍受在旮旯的孤寂。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,像六月的雨,像炎夏的风,带来的是丝丝甘甜滋美。它以前是这种形象,现在仍能让我笑得这么温暖,并且视线也随之模糊,就足以证明它还是我的最爱。

    爱一个东西不一定要拥有它,可是当你拥有它的时候你需要珍惜,石榴的腐烂是我的失职,我的无知,我的固执,我以为放在黑暗角落里它就不会受伤害,但却事与愿违,它偏偏被关注得最多、伤得最多。现在它坏了,也好,有形的东西迟早都会没有影,有的是那种永远存留心间的情思。正如先贤柏拉图宣扬的爱情观那样,也只有到了他倡导的精神恋爱层次才能称之为爱情的最高境界。生命在静静地流逝,时光悄无声息地窃走了我们的青春,从一掐出水到枯萎干瘪的石榴,正是一个绝佳的缩影。我除了怆凉和遗憾外,丝毫不敢怪那个戳坏石榴的同学和无辜的石榴,事情原本如此,那么好的石榴,已被我的固执和坚持辜负过了,我还有什么理由和资格让它好好的在那个角落呆着呢?有时候一些刻意的挽回,一点也没诗意,一点也不美好,还是我一个人,默默怀恋,最好……

    古时张骞出使西域安石国时,因多日灌溉门前枯萎的石榴树,而给后世留下了妙龄女旋化花盛叶茂的石榴树的动人佳话。而如今我却是把到手的佳品毁灭,或许这就是千古美谈和个人情愫的差别吧!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

    分享到: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