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共赏2019年第14期

    发布日期:2019-04-12 信息来源:市委办公室 字体:[ ]

    梧桐花开春已晚

    财务科  王娅力


    梧桐该是诗人们喜欢的树吧?它的身影频繁地出现在他们隔空滴雨的深梦里,初月如钩的明灭夜色里,解落三秋叶的瑟瑟秋风里,它诉说离情、相思与寂寞。金庸的小说里有个霍青桐,我都不记得角色故事了,偏偏还忘不掉她的名字。但我开始注意梧桐树,却是因为梧桐花的香气。

    独自一人初到常德,住在河洑山上,白天熙攘,晚上寂静无比。我常常下班后随便对付掉晚餐,就在办公室上网看书,不知不觉到深夜。宿舍离办公楼还有一段距离,路灯又隔得远,夜色里有各种不知名的虫鸣,还时不时传来一两声老鸹凄厉的惨叫,直闹得人心慌,待我跌跌撞撞摸到宿舍楼旁,又被另一事物袭击,那是浮动在暗夜里的香味!浓郁得化不开,简直要凝固了。很惭愧,我一直不太会欣赏《红楼梦》里繁复的衣饰和精致的菜肴,但这时,我却觉得花袭人的名字起得甚妙,花香浓郁,是真的要人命。

    第二天早上起来,认真一看,原来这栋宿舍楼四周都遍植梧桐,这当儿,花开正盛,一嘟噜一嘟噜的紫色花朵,毫不怜惜地怒放在枝头。这枝头,一片叶子也没有,除开花,就只有黑色嶙峋的枝丫。那些大如铃铛的花朵,也鲜少有打苞的,好像从一开始,就没打算娇羞一番,而是坦诚相见,有一些紫铃铛,已经掉落在布满了青苔的台阶上。这样不知收敛、全情投入的开放,大概也就是梧桐了,好像比我更懂得惜时,知道春日将尽,得抓紧时机,哪里还有时间造作?也不管花香叫人窒息,只管开放,开放,一直开到跌入红尘里去。繁花落尽终不悔,等到花香淡去,花落满地,春天就要过完了。

    有一年我一个人坐通宵的绿皮火车去广州,也是3月末,醒来时天色微明,目的地将近,淡青色的天光里,一株株未曾开花长叶的梧桐,形象各异地立在白色的底板上,像一幅幅写意的国画,姿态美极了,难怪古人说“栽下梧桐树,引来凤凰栖”,之所以选择梧桐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春日完后,长满碧色叶子的梧桐就变成真正意义上的“青桐”了,树干回绿,叶大如蒲,英气逼人。

    现在工作的地方,院子里也有几株梧桐,每年春天,被连绵的春雨考验得几乎要失掉耐心的人们,在偶尔雨停的间歇里,就会被晚来的香味提醒:人间四月芳菲尽。梧桐花的花语是情窦初开,坚贞忠诚,也许唯有这浓得化不开的香味才能象征醉人的爱情。而形若铃铛的梧桐花,催人欲折的香味儿更像在切切地低语:劝君莫惜金缕衣,劝君惜取少年时……

    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

    分享到: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